字数:10303


         第37章无遮大会六道轮回(高H)

  张局长离开房间之后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和Jacky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我呆呆的倒在地摊上,任张局长腥臭的虚精打湿了身下的地毯,鼓胀的小腹才渐渐的变回扁平。我怎样也想不通为什么张局长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掌握了采战的法门,让自己射出精液得到无上快感的同时却不带一丝阳气,我肚子里的满满一壶精液居然毫无利用的价值。

  Jacky则愣愣的看着我绝美的身体,下身的鸡巴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软下去,我心里明白,他在不由自主的回味着我刚刚被征服的场面,同时心里的愧疚又时而压抑着他的色心。

  「这……是你的安排吗?」我哑着嗓子问道。

  Jacky仿佛一下从梦中惊醒,扑过来抱住我的身子哭着说:「楠,怎么可能?!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舍得把你拱手让给别的男人……何况我们才刚刚结婚……」

  我胸前的灵石玉佩一闪,我急忙撤回玉佩上的神通让自己不去触碰Jacky的内心,也许是他说的话里的真情实意打动了我,又或许是我自己内心女人的软弱让我不忍去触碰真相,不管怎么说,我得到一个男人的爱是多不容易的事,我只有选择相信眼前这个许诺我一生的男人了。

  Jacky抚摸着我的身子,下身慢慢的又硬了起来,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鸡巴,又抬头看了看我的脸,拉着我的手按在了他的龟头上。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恢复了几分媚态,娇声道:「我损了些力气,你要是想要我,得好好射给我几次才行哦……」说着一下吻住了他的嘴,素手引导着他的鸡巴顶进我的玉门,嘴上渡过真气给他,玉门则运起吸字诀,真气的闭环形成,我们双双进入了欲仙欲死的极乐……

  云雨收歇,我终于用Jacky的阳精回复了体力,懒懒的躺在他的怀里,柔声道:「以后……咱们该怎么应付他?」那个名字现在对我来说简直像是梦魇,想想就会头疼的那种。

  Jacky的大手按在我的乳房上仔细抚摸着,许久没有说话,显然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最后问我:「你能想办法制服他吗?」

  其实这个问题我在和张局长做的时候就反复在思考,可是一直没有一个好办法。这个男人掌握了虚精的法门,也就代表着我靠普通的采战无法吸出他的阳气了,诚然,配合足印和玉门的法诀,我有很多种吸干他真精的办法,但是其结果必然是让他变成废人或者干脆要了他的性命,以这个人的地位,如果出了这样的事情一定会有人追查,何况还有录像在他手里,到时候我和Jacky都难以自保。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道:「很难,除非出人命。」

  从那一天起,我正式的成为了张局长的「情妇」,张局长刚刚脱胎换骨,性欲超乎寻常的旺盛,每一天都会把我弄到他专属的宾馆享用一次,我则不得不小心应对,生怕被他在床上占了便宜去,好在我们互相几次试探之后,发现都无法得到对方的真精,也就算得上相安无事。Jacky则每次都借故溜走,没有给张局长当面给他戴绿帽子的机会,渐渐地,每天的性爱成了我们三个人的默契。
  张局长承诺的事情在他真正得到我之后开始兑现,先是他所在的部门全部采购了我们的产品,美国总部发函肯定了Jacky和我的业绩,也给了数目不菲的提成,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几个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公司也开始主动和我们联系,洽谈产品采购的事情,一时间,Jacky在公司俨然成了一个传奇,而只有我和他知道这传奇的背后我们付出了多少。

  「嗬~~~ 」随着男人的一声长嚎,滚烫的液体一股股的打进我的身体深处,我跟着浪叫起来,下身的龟头跳了几跳,强忍着没有射出虚精。对我来说,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性爱,我既没有吸收到能够供体内诸轮炼化的真精,又强行的在高潮之前悬崖勒马,弄得不上不下,更让人恼火的是,我还得趴在张局长的身上酥腻腻的说:「好老公~ 你太猛了呢,也不怜……」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接着嘴里涌上一股腥臭,那是张局长喷出的虚精过于汹涌,直接涌进了我的胃里!

  张局长并没有把我的不适放在心上,兀自抓住我的一边乳房把鲜嫩的乳头含到嘴里一顿猛吸,弄得我又是一阵浪叫连连,体内的欲火更加澎湃起来。

  自从我跟他的关系走上「正轨」,张局长再也没有之前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他一边贪婪的吸吮着我的乳头一边调笑道:「小骚货,这么香这么软的奶子,真他妈不像是个人妖的奶子!」

  我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使出杀招直接干他一个油尽灯枯,可是最终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赔笑道:「怎么,张大哥你吃过人妖的奶子?」

  「我什么样的货色没玩过,哈哈,说起来,人妖的乳头又硬又小,我肯定是不会这么吃的……」他迟疑了一下,仿佛心里做了个有些艰难的决定,接着搂住我说:「宝贝儿,我也知道你这些日子跟我上床没怎么吃饱,想不想找个地方吃个饱?」

  我心里一紧,下意识的明白了他话里的用意,无非就是把我交给别的男人干上一炮,用来换取他的某些个人利益。事到如今,我又有什么可犹豫的呢?何况这些日子每天不进不出,我几乎被弄得爆炸,Jacky偶尔得空给我一次,也是勉强能让我不被欲火烧死而已。我假装娇羞的用手护住酥胸,浪声道:「张大哥你好坏呀,让人家陪别人你舍得么?」

  「我他妈的怎么可能舍得呢?」张局长居然有些愤然,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把他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仿佛这房间里有第三个人偷听。

  我听闻瞪大了眼睛,这才明白自己卷进的可能是一个危险的旋涡,此时却无法回头……

  几天以后,一身粗布黑袍的我被张局长带到了一个有些破败的四合院门口,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这个四合院的破败很有可能是它的自我保护手段,因为我发现张局长只是对着门口的石狮子咳嗽了一声,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张局长回头示意我把黑袍后的帽子拉起来遮住大半张脸,低头紧跟着他进了院里。

  按照事先跟他的约定,我收敛了自己的媚光和香气,悄然走进了院子侧面的房间,果然看见里面已经有十来个跟我一模一样打扮的女人站了一排,我低头走到队伍的末尾站定,张局长清了清嗓子对我们说道:「话我不多重复了,你们都不是第一次给无遮大会做服务员,要好好伺候着,钱少不了你们的,不过如果让我知道谁出去胡说八道,这些钱就留着给你们自己办后事吧!」

  「是。」所有女人齐声应道,我听得出来这些女人都是十八岁以下的少女,声音中透着少女的青涩。

  张局长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出门,接着房间里的女人们开始井然有序的忙碌起来,从后厨端出来我见都没见过的点心,泡起清香四溢的绿茶,在中式的酒盅里盛满醇酒,另有几十颗黑黝黝的药丸,并不知道是什么用处。

  随着管事的领班一声令下,我们先端着茶和点心鱼贯而出,走进了四合院的正厅。一进正厅我就被房间的布置震慑到了,原来这间正厅被改造得纵向延伸到了二百多平方米,整个房间像是一个中小型的体育馆的规模,房间完全按照宫廷风格装修,随处可见雕梁画栋,头顶是金黄色的宫灯,脚下是软绵绵的羊绒地毯,让人觉得进了皇宫一样。

  我很快收起惊讶随着其他女人在房间的两侧低头站定,不一会儿正房的门再次打开,走进来二三十个男人,出人意料的是,我原以为这间房间的客人也会穿着考究,气质不凡,哪成想这些男人个个都穿着休闲的衣裤,走在街上会让人觉得这就是一群遛弯儿的中老年男人,我心下了然,来这种地方,太过张扬简直是找死。

  我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印证,在走进这个房间的瞬间,这些人身上的气场完全显露出来。我端着茶点穿梭在人群里的时候,赫然发现之前通过张局长的关系联系上的一些公司的老板居然也在里面。

  男人们在谈笑间用过了茶点,只见张局长满面春风的走到众人中间,朗声道:「各位,本人忝为此次无遮大会的轮值主席,欢迎各位的到来。虽然是老生常谈,但是本人还是需要介绍一下无遮大会的章程:列席此次大会的每一位男性来宾,需要偕同一位女性到场,在场男性来宾需按照体、色、香、味、器这五个标准从中选择三位佳丽,而后三位佳丽将与所有男性来宾进行不限次数交合,交合人次最多者为本次大会之花魁,相应男性来宾一起赢取大会的彩头!」

  在场的所有男人轰然鼓掌,我虽然事先已经知道这是一次乱交大会,可是也没有想到会如此刺激,最后选出的三个女人要被轮奸到昏迷,直到剩下最后一个为止!想到这里,我的玉门几乎已经跃跃欲试了。

  「现在请佳丽们入场!」

  门分左右,香风袭来,三十多个窈窕的身影飘进正厅。我只略扫了一眼,就发现这些女人的相貌体态已经远远超过了现如今大众追捧的那些美女明星们,更难得的是,这些美女虽然长相各具特色,但是个个秀外慧中,完全不带一丝烟火气,完美阐释了「仙女」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看到这些美女,我的心里居然升起了一丝比较之意,随即暗自骂了自己一句白痴,继续看着面前的好戏。

  美女们的衣着也与她们的气质完全契合,所有人都是古代宫装扮相,累计有汉、唐、宋、明、清五种衣着,汉服内敛文雅、唐装性感妩媚、宋衣温柔娴静、明衫春情暗藏,更不用提旗袍狂野奔放,让人热血沸腾。

  随着美女们在大厅中间分散站好,张局长宣布道:「现在请来宾品评。」话音落下,男人们开始悠闲的走到美女们中间,起初还能克制的用色眼看看女人们的眉眼脸蛋儿,与她们攀谈几句,不过很快的,男人们的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女人身上游走,伴随着她们若有若无的呻吟,一只只大手逐渐深入美女们的衣服里,揉搓着她们身上最美丽的几处所在,并让美女们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渐渐到了衣不蔽体的地步。而美女们完全对这些男人予取予求,时而奉上如水波的春情和越来越明显的呻吟,似乎在鼓励着男人们的进一步行动。

  就在这个时候,张局长的声音再次响起:「请来宾正式品评五德!」

  于是男人们齐刷刷的开始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顷刻间三十多根早已跃跃欲试的鸡巴展露在空气当中,散发出各不相同的气味,对我来说不啻于一次催情媚药的洗礼!我忙收敛心神,暗自提醒自己这些鸡巴都是自己的不必急在一时,才勉强度过了这一关。

  在男人们脱衣服的时候,另一波服务员递给每个美女一只容量极大的高脚杯,杯子里什么也没有装,美女们接到杯子的时候脸上不约而同的泛起一丝红晕,仿佛那是一个不得了的暗示。紧接着光着身子的男人们开始抚摸身边的女人,从头发一直到脚尖,仿佛在抚摸一件件精美的瓷器,女人们再次发出急促的呼吸声,让人听了脸红心跳起来。我心里明白,这是他们在所谓的「体」之一项上品评女人,估计是考察这些女人身体是否匀称,肌肤是否润滑,乳房屁股可堪揉捏,玉腿玉足是否美丽纤细之类。而「色」之一项早已在他们之前的攀谈和端详中有了评分。

  接着,男人们开始纷纷将美女按到在地摊上,像一只只发情的公狗一样对女人的腋下和足底嗅个不停,时而露出陶醉和回味的表情,我一看便知,这是他们在考察眼前的女人是否散发著能够吸引他们的体「香」,没错的,女人的体香对于男人来说就是赤裸裸的催情剂,否则我的明妃之体何必那么辛苦的修炼体香这个方向呢?

  很快,在这一项上就有男人露出失望的表情,站起来走向了别的女人,而被放弃的女人也开始迎来新的客人。就这样,在抚摸和嗅探之中,女人的春情被完全引动,玉门轻启,渐渐有溪水流出,而这正应了「味」字考察的要求,只见男人们贪婪的伸出舌头舔食着美女们的蜜汁,而后双目紧闭品咂着,于是又有人站起身离开寻找新的对象,而留下的男人则挺起鸡巴,狠狠插进女人的阴道,却并不抽动,过了十几秒钟,又有人拔出鸡巴离开,而留下的人,则开始对着女人手里的高脚杯打起了飞机,随着一声声闷哼,高脚杯里开始留下黄白色的液体。
  在得到明妃之体之后,我着实经历过世上女人完全没经历过的性爱,但是眼前的这种群体淫乱的场面仍然让我吃了一惊,原来女人手里的酒杯里盛的精液总量最大的三个人自然就是通过了五项测试之后得票最多的人,这种用精液投票的设计高明之处就在于,每个男人在一定的时间里只有一次投票机会,所以他一定会选择心中最优的女人,而这个设计甚至考虑到了男人射精多寡的因素,因为设计认为,精液量多的男人投出的票具有更大的权重!

  我几乎想为这个设计拍手叫好的时候,「投票」已经结束了,在张局长的统计之后,三位美女高傲的举起了手中盛着精液的酒杯,我一眼望去,不得不承认男人们在选择性伴侣方面的准确和专注,因为这三个女人确实是上品中的上品。
  三位花魁候选端庄的将杯子送到嘴边,微笑着美美的喝光了几乎满满一杯子的精液,那神情跟品尝陈年的拉菲并没有什么区别,其他落选的美女也没有流露出失望的神情,也跟着把自己杯子里的精液喝光了。于是张局长再次发出指令:「花魁终选正式开始,上补药!」

  我们按照指令,把美酒和那颗丸药分别呈送到每个男人的面前,我心里这才明白那颗药丸一定是非常厉害的春药,和酒服下能够瞬间补偿男人们刚刚射出的精液,不,要足以支撑他们接下来的疯狂乱交!

  我按照张局长的要求,专门把酒和药送到张局长面前,假装脚下一绊,惊叫一声,美酒和药丸都掉在地上,一下子引起了全场人的注意,这时候终于有人发现了异常:「哎?小张,不对啊,你今天怎么一个人来的?」

  「是是!」张局长赔笑道:「我实在没找到合适的姑娘,今天就不参加大家的活动了。」

  「他妈的!」提出异议的人笑骂道:「上次你把我带来的马子操的死去活来,怎么,这次就不能让我报仇了是不是?那行,你以后也他妈别操了!」

  「您看这是哪里话,在下……实在是有些个难言之隐……」

  「咋地?阳痿还是早泄啊?咱们这不是有药么?哈哈哈哈哈」全场一片哄笑。
  「正相反,您猜怎么着,我现在……脱胎换骨了!」张局长说着一下撕碎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根黝黑如铁的鸡巴冲天挺立:「今天所有的女人都是我的!老子不吃药,要把她们全都操晕,你们敢不敢赌?」

  任何一个男性都不可能不接受这个赌局,因为一次应付三十六个女人还要把她们统统操晕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之前笑骂的人一拍巴掌笑道:「好!今天要是剩下一个清醒的女人,你就把你那破鸡巴给我剁下来喂狗!大家说好不好?」
  在所有人的一致叫好声中,张局长跳下来随便抱起一个女人,开始了他的征伐……

  这场一对三十六的床战并没有像所有人想的那样旷日持久,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三十六个女人全都双目泛白的躺在地摊上抽搐,双腿间流出带着血丝的淫水和张局长的腥臭虚精,只有我知道,张局长现在的状态已经完全可以算作是一个仙人的身体,他的鸡巴看似黝黑并不特别出众,但是灼热无比又坚硬无比,寻常女子只要吞下就会被烫得高潮迭起甚至灼干了淫水,再加上他并不吝惜虚精,可以无限的射出灼热的物色精液,就像炮弹一下彻底打垮女人的精神,操晕一个女人也就是两三分钟的事情而已。

  在场的男人们都吓得傻了眼,傻愣愣的看着张局长从最后一个美女的屄里拔出鸡巴,之前叫板的男人干笑了一声,说到:「哈,老张你啥意思,今天是来扬刀立威来了吧?咱们这个无遮大会以后就看你操逼了呗?」

  张局长甩了甩鸡巴,恢复了谦恭的神情:「王总您误会了,张某这次孟浪,乃是苦心经营抛砖引玉,这三十六个庸脂俗粉我帮大家消化掉,换一个神仙让大家尝尝!」

  「老张你这叫得了便宜还卖乖,慢说比这三十六个还好的货色世上根本没有,即便是有个神仙,他妈的一个人怎么够我们三十六个人操!」

  「够不够你们操,现在便知!」张局长说着突然伸手刷拉一下撕掉了我身上的粗布外衣!

  我玉唇轻绽,梵音响彻整个大厅,脸上泛起圣洁无比的光华,玉足轻轻一点,身体飘在半空。只见此时的我全身只披着一件薄如蝉翼的轻纱,里面是一抹鲜红的肚兜,只勉强遮得住我高耸入云的双乳,脐下的春光却展露无遗。可是在场的男人们根本没有人留意我裸呈的玉腿、圆润的丰臀和双腿间羊脂玉色的肉棒,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兼具无上庄严和无比美艳的脸,不少人的眼睛里流露出顶礼膜拜的神情,更多的人则捡起了地上的衣服,想要遮蔽一下身体。

  半空中的我看着脚下的这群愚笨的男人,心里满是鄙夷,眼见得他们居然看见我的容貌之后有了羞耻心,自己也觉得有趣,禁不住玉手轻掩朱唇,小指微微翘起一个兰花,唇角弯出一个绝美的弧度,一声轻笑绽放在唇边,刹那间我脸上的庄严宝相瞬间变幻成倾城的妖媚,圣洁的光华则变成了勾人的媚光,我在媚光中再次旋身而起,屈起一条腿盘在另一条腿上,另一条腿一直绷直到脚尖,做出天女散花的动作,全身优美的线条在薄纱的映衬下让人如痴如醉。之前因为害羞穿上衣服的男人们在这世间不应存在的诱惑面前纷纷撕碎了身上的衣服,鸡巴在欲望和药物的双重催谷之下达到了各自人生的巅峰,只待冲锋陷阵!

  目睹他们痴态的我又是一声轻笑,蓄力已久的杀招正式放出!我运起神通,缓缓飘落身形,双足的足尖拟出花苞般的美态,曼陀罗印!随着我的轻笑,我的嫩足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踩在每个男人的脸上,在他们的口鼻处留下甘美醇香的苏合香油,任他们舔舐着我的足尖品尝着这天神才可享用的玉液,苏合香印!
  三十六张脸走过,我轻轻巧巧的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在所有人面前厚实的地毯上,双肘支撑身子妩媚的半躺在地上,玉手慢慢解开自己身上的肚兜,鲜红的肚兜滑落,我的一双浑然天成的玉乳迎风俏立,乳尖两朵梅花绽放,面前的所有人几乎迫不及待的冲到我的身边,有两个定力不够的男人干脆一下子射到了我的脸上!

  我吃吃笑着,翘起手指把脸上的精液一点点挑起来,慢慢用舌尖舔舐着品咂着,眼波里满是挑逗的春情,下身却不停的扭动着躲闪着男人们的进攻,任自己的鸡巴打在他们的手上脸上和身体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男人们现在完全把我下体那纤长的肉棒视作正常无比的存在,倒叫我感觉有些意外,很快就有男人握住了我的肉棒爱抚起来,那表情仿佛得到了珍宝,又像是欣赏女人肉穴上面那娇嫩的阴蒂儿。紧接着又有人一把推开他,迫不及待的把我的龟头含在嘴里舔吸,看着我的眼神里满是谄媚的笑意。在跟张局长上床的两个多月里,我几乎连虚精都不敢泄露,就担心让张局长的能力再有哪怕一丝丝的增长,所以这两个多月我比完全禁欲更加难熬,于是这男人一下含住我的龟头让我几乎射出真精来,百忙之中急急运起体内诸轮,娇喘一声流了一点虚精与他。
  那男人得了我的一点虚精,无异于喝下一碗参汤,下体暴起就要冲锋,我见了掩口娇笑,冲他点了点头以示鼓励,却在玉门失守的瞬间握住他的鸡巴娇声道:「郎君是奴家今夜第一个男人,总归该让奴家知道郎君的姓氏……万一……生了娃娃,也好认祖归宗……」我这话说的情真意切,又带着古代的意蕴,几乎让人忘了我下身的鸡巴,仿佛置身青楼。

  「我姓梁,叫我老梁就行!」男人哑着嗓子说罢,腰身一沉就把粗大的鸡巴狠狠的刺入我的菊门之内!我高声浪叫,双手双脚缠住男人的身躯,仔细体会着体内鸡巴里散发的昂扬热力,这是真正的阳气,是我从张局长身上久寻不得的东西,足以让我忘情大喊,卖力迎凑:「啊啊啊,梁总,你操死人家了~ 」一声「梁总」又将他唤回现实,现实与虚幻交替之间,我的玉乳滚动,让他几乎瞬间败下阵来!

  在场的三十几个男人见梁总得了头炮,自然气的哇哇乱叫,一哄而上的结果就是谁也近不得我的身体,几乎要闹出人命来。我从性交的兴奋中缓过神,见了这个情景不禁哑然失笑,于是随着梁总的抽插用颤抖的娇声说道:「诸位……郎君……啊~ 不要乱,奴家身上……还有几处妙处……恩啊……可供郎君们享用…  …」说着把梁总的身体推直,伸出双手双脚,又扬起头:「奴家这个玩法有个名号,叫做」六道轮回「!只是请诸位郎君自觉遵守顺序,奴家今夜让你们不醉不归!」

  当时就有几个男人会意,冲上来把鸡巴奉上,我一手一个鸡巴,把两个龟头按在自己的乳头上摩挲,两个男人闷声一哼强忍着没有秒射,又用双脚灵活的夹住两个鸡巴,足印「曼陀罗」发动,让两个男人发出尖叫,更不用说一张玉嘴含住一刻肥大的龟头,吞吐之间几乎催魂夺命!

  如此一来,我一次就服侍了六个男人,急迫的情境大大缓解,男人们毕竟各个都是人精,见此情形知道自己的「性福」可期,于是自觉排起队伍,纷纷握着鸡巴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足足六个男人的性具在我身上,满满的阳气让我几乎无法自持,于是再不犹豫,娇哼一声媚肉发动,六根鸡巴一刻不差的同时喷射,嘴里和肛门里的精液直接在我腹中交汇,带着久违的撩人气息被我化了个干干净净,另外四根鸡巴喷射在我的玉乳和双腿上,蒙了厚厚的一层,却在转瞬之间被我的皮肤吸收殆尽!
  六个男人发泄过后摇摇晃晃的从我的身边恋恋不舍的离开,接下来六个男人连忙「补位」辛勤耕耘起来,后面的男人们尝不到鲜,只好和前面退下来的战士们交流心得:「怎么样老梁,这姑娘的屁眼儿比之前操的人妖强多少?」

  「操!你他妈傻逼吧?这哪是人妖?这是活菩萨!」老梁狠狠吐了口唾沫,说道:「全天下的女人的逼都算上,什么名器啊,都不如她这一个穴!懂么!」
  「我操,那另外这老几位!你们没操到这个穴可他妈亏大了!」

  「你们懂个屁!」在我手上脚上和嘴里射精的人群起而攻之:「这姑娘的全身都是宝贝!我们反正是没别的念想了!」

  「哎哎哎你看你看,她把身上的精液给弄没了!这是个神仙哪!能操到神仙死了也值了!」

  我在百忙之中听了他们的讨论也觉得逗趣,于是吐出一根鸡巴笑道:「哥哥们别眼气,接着去排队嘛,只要哥哥们的精液充足,妹妹必定让哥哥们尝到妹妹的小穴,莫说小穴,这身上的六道轮回,你们都能尝遍!」

  男人们哄声鼓掌叫好,前面六个人在老梁的带领下走到队尾,刚刚站定就听见「战场」里男人们一阵嘶吼,接着又有六个男人到队尾排队,这才有人惊醒,急急忙忙问服务员加「补药」去了。

  一场鏖战还不到一半,所有的男人大约都尝过了「六道轮回」里的两项,纷纷惊叹于我媚肉的威力,更有男人尝过了双手或者双脚之后发觉竟然味道也全不一致!赞叹之余却发现自己「弹药」不足而我却仍然扭动着屁股求欢,「补药」  也竟然出现了告罄的状况,急的一群人在我的呻吟声里满地打转。

  关键时刻张局长的声音再次响起:「各位,我需要告诉大家一个秘密,眼前的这位」女士「的鸡巴里,有比你们吃的补药强一万倍的灵丹妙药,请大家不要客气哟~ 」

  「没错没错!」梁总恍然大悟的喊道:「刚才我喝了一滴,就浑身是力气了!」  说完又是他一马当先的冲过来抓住我的玉棒,无师自通的帮我口交起来。
  我享受着他的口交,忘情的浪叫着,催动着男人们的欲望,心里也明白如果任他们一味的催谷自己的生命力去填补性欲,说不定会闹出人命来,自己不给他们一点支持怕是不行的。想到这里,我轻声呻吟着射出几滴虚精,眼看着梁总雄风再起,忙捂住屁眼柔声道:「各位郎君,奴家这里只有一根……东西,你们还是需要排队来喝才是……」

  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梁总的鸡巴堵住,梁总一边享受着我的口舌服务一边笑道:「老张没骗大家,赶紧的,他妈的,这水儿比药好用多了!」

  于是所有人再次排起了长队,在我的下体领取了灵药之后我的菊门、双脚和双手再次被滚烫的鸡巴占据,偌大的一个大厅里,三十多个男人赤裸的身体仿佛构成了一个祭台,我在那个祭台的中央,随手一抓就是一根黑里透红的肉棒,仿佛毒蛇的信子,只需几下就能榨出毒蛇那白花花的毒液,毒液翻飞落在我莹白的身体上,倏忽间化作一缕清香无比的白烟,蒸腾氤氲混合著男人鸡巴上的腥臭热气,渐渐在祭台周围形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圆球;再随手一抓把一根鸡巴塞进菊门,肠道几下揉绞就能感受到一股热浆冲进体内,和嘴里的热浆遥相呼应,填补着我两个月来的欲壑。远远望去,整个大厅仿佛天国,又浑似地狱,满眼的肉欲横流。大厅里的所有女服务员都已经晕倒在地,身下无一不是春水潺潺,而面对着这些真正的女人,三十多个男人没有一个想要去插一下她们的嫩穴……

  整整一夜过去,眼看着三十多个男人都已经在我身上的「六道轮回」走过一遭,却仍然试图冲到我的肉棒上寻求第七次快活,我心知他们体内的阳气此时已经被我吸收殆尽,再持续下去恐怕有害无利,于是玉唇轻绽,天魔娇音响起在大厅:「哎哟~~哥哥们要了奴家的命吧~ 」

  这一声我用了三成的神通,登时除了张局长之外的所有男人应声倒地,三十多根鸡巴向天射出最后一股稀薄的精液,浇在我的全身,仿佛一次沐浴。

  我浪笑着从地上爬起,点着脚尖走在满地赤裸呻吟的男人中间,满意的看着他们痴迷和满足的状态,确认他们性命无忧,只是阴囊缩小,鸡巴一个月之内怕是无法再次勃起,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转身看见张局长正在笑眯眯的看着我,心里明白自己的这次饕餮之宴多少都要拜他所赐,不给他些甜头怕是难以出门。
  于是一扭一扭的走到他的身边,缓缓跪下含住他的鸡巴,几下吞吐已经灼热无比,忙笑道:「张大哥看了一夜,想必也是急了吧,小妹这就为你消火~ 」说着搂住他的脖子,身体轻轻巧巧的一纵,张局长向上翘起的鸡巴直接套进了我的菊门,灼热的棍子熨烫着我的身体,我再次浪叫起来……

  张局长就这样抱着我的身子一边操着一边走到众人中间,大笑道:「怎么样各位老板,今天的无遮大会可还满意吗?」

  「满意~ 」所有人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那么,这位张楠小姐,于体、色、香、味、器五道上是否符合花魁之名?」
  「老张你这是明知故问,我们他妈的现在就怕下次大会还有没有心思操别的女人,唉……」有人发出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叹。

  「下次大会自有下一任主席操心,我可管不着,哈哈……」张局长狠操了我几下,接着道:「那么,这次花魁,哪位愿意出价从我这里买她一夜单独欢愉?」
  所有人哑然,这些生意场上的王者没有一个不清楚,以我天神般的肉体和性爱功夫,张局长作价必然高的恐怖,自己是否犯得着用倾城的财富换取和我的一夜春宵,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个划算的买卖,何况今天的六道轮回已经是极乐。
  过了许久,终于有人开口:「老梁,这个活菩萨只有你们家梁老有福单独享用了吧?我们可没这个财力。」

  第一个操我的梁总躺在地上想了想,说:「也好,老爷子让了好几次花魁了,这个一定能满意。老张,这样吧,我也不跟你还价,我给你运作一下,你升一级,再给你我梁氏集团一个分公司,换这个张小姐两晚,我一晚,老爷子一晚。」
  「成交!」张局长腰部一挺,一股虚精灌了我满满一肚子,大笑着鸣金收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